乱花扰眼

春来长是闲,乱花扰眼。
嗨这里乱花花*

瑞嘉瑞.


“格瑞。”
嘉德罗斯的金眸忽闪忽闪,含有如同烈日般的穿透力与破坏力。其间锐气,常人不可逼视。
少年睨眸望向来人,复又闲庭信步向前走去。
他略长的头发在空中飞散,阳光惹眼,发丝镀金,在照射下熠熠生辉。面上沉静如水,神色散漫,内里焰火漫天。
无畏,真切,洒脱,目空一切,散发着光和热量。


他的乖戾,他的狂妄,他沉沦中生出的骄傲;他略显单薄的肩膀、他牡蛎外壳下孩子的执拗。
——无一不吸引着格瑞。
格瑞想着,若他是向往烛光的蛾子,嘉德罗斯便是最为皎洁的皓月;即使飞蛾扑火灰飞烟灭,他甘之如饴。
这太糟糕了。

叶砸想吃咸的但沐沐喜欢菜里放糖ʕ •ᴥ•ʔ